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本科教育» 学生风采» 谭云辉:体验式人生

谭云辉:体验式人生

  谭云辉朋友圈里摆满了他的生活点滴,晒家乡、晒篮球、晒《芳华》的电影票,柴米油盐酱醋茶,和普通大学生没什么两样。但是听到武警部队授旗的消息,他悄悄地把微信头像改成了他的老单位武警部队的军旗。

  翻开谭云辉21年经历,除了柴米油盐,更清晰的就是他的体验式人生。

  
一、宅了半辈子的人突然有了看世界的念头

  半年前,谭云辉还是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上海总队的战士,每天执勤,维稳,提前过上了毕业后的日子。当时他一周可以用二十分钟手机,打电话需要掐着表,最怕的是集合的哨声,最爱的是自己的床,最舒服的日子是昨天。

  当然,连他也没有想到,原来叛逆的乐队少年会甘愿吃苦,把自己的两年青春交给那身绿色。“大一一年我挂科几乎都成了家常便饭,一开始也有些焦虑,到后来就变得麻木。”谭云辉刚刚步入西政时,他和其他同学一样,迷茫,不知所措。就像他曾经以为的那样,大学就是自由,大学就是用来放纵自己,青春再不放荡一些,老了就后悔啦。他从小开始弹吉他,于是上大学后全身心扑在乐队上,一天24小时一半用来睡觉,剩下一半用来弹吉他,与人喝起酒来更是大杯奉上,不醉不归,这一年他从未在半夜两点前睡过。

  “我想改变,也想想体验一下军营,就像宅了半辈子的人突然有了看世界的念头,寝食难安。”

  于是谭云辉不得不收回不羁的心,每天天刚蒙蒙亮就要迅速起床,来不及反应便开始训练。匆匆的早饭过后又是负重长跑、障碍训练、拳撑俯卧撑。上厕所要打报告,说句话要打报告,就连动一下也要打报告。有一次,一个战友脸上落了苍蝇,他抬手想把它赶走,却忘了打报告。班长惩罚他对着电线杆喊“报告”。“声音很大,像是要把嗓子喊破,到最后‘报告’成了‘布谷’,喜感十足”。

   “每天要学习条令和条例,还有思想教育,你想啊,你每天的课都上思修、马原、毛概和近代史,还要时不时抽你背法条,几百页的书要一字不落地学完,确实枯燥,但是对我来说只有这个时候才能假装享受一下在学校浪荡过去的时光,还有战友昏沉的样子也挺逗趣的。”

  一次迎接上级检查,单位大扫除,上级要求把楼缝的垃圾抠出来,地要用抹布擦干,当时谭云辉不服气,干嘛呀这是,要这么严格嘛。但是吃过苦头的他知道,要求的必须做到,最后他还是用抹布把地擦得干干净净。“很多事情都不是按照你的心意来,在部队里草都修成一模一样。”

  
二、我也是受过政治局常委亲切慰问的人了

  在西政的一年,谭云辉是校艺术团时光旅店乐队的吉他手,并曾经为之废寝忘食,去部队后他把资料档案里特长一项写得大大满满,全是关于音乐的。

  本以为两年时光要用执勤度过,直到被班长叫出列,看到正在竞选军乐队演奏手的战友们,谭云辉才知道,军乐队来了。

  “战友们以为我去了军乐队,平时的训练都会打点折扣,纷纷取笑我偷懒,说我不够意思。可是他们不知道,参加了军乐队,不光训练不打折扣,而且还要把休息的时间都用来练习军乐,训练体能和练习乐器的时间融合的天衣无缝,丝毫没有冲突,以至于一开始的我忙的晕头转向,吃饭都顾不上。原来周末大家一起打哈的时光,我只好放弃。”

  不过对于他来说,练习军乐并不是任务,反而是一种享受。曾经的搭档是活泼的大学生,现在变成了英气十足的武警战士,带来的感受也不同,号手一吹起来就停不下来,鼓手背着鼓猛敲一整天,指挥保持笔挺的军姿站住了连天塌了都不动。谭云辉是萨克斯手,每次训练都和身旁的萨克斯手比赛,看谁吹得音准,看谁吹得洪亮,刚开始训练的日子,每天吹萨克斯吹得肚子疼。平时的训练期间谭云辉会弹吉他,当教歌员,拉练表演时,总队政委过来拍拍他鼓励道:“小伙子,吉他搞得不错,继续加油!”谭云辉站起来立正敬礼,动作行云流水,谁能想到一年前他还是个身体单薄的少年呢?

  谭云辉的第一次重要的任务是新年升旗任务。当时军乐队担负了武警上海总队升旗的军乐任务。“真的是寒风彻骨,着装也单薄,但是特别激动。国歌快该响起来的时候我发现手指不灵活,心想坏了,冻僵了。好在每个战友都挺默契,用乐器交流得很顺畅,慢慢得手指完全活动开了,就忘了自己,好像自己融进军乐队的节奏里了,其他曲目的演奏也就不知怎么的就完了。” 之后参加复旦大学的上海之春音乐节的演出,和解放军军乐队——海军军乐团代表军队最高水平的军乐团一起演奏,谭云辉说能和他们一起坐着游轮,沿着黄浦江游行,看着那么多群众的欢呼,心中的自豪是无与伦比的,自己受的冻也值了。后来执行上海市政府的93纪念活动的演出时,韩正书记从他身边走过去,谭云辉心想,“我也是受过政治局常委亲切慰问的人了!”。

  
三、要像阿甘一样不停地跑

  今年八一建军节,谭云辉把自己关在厕所里,谁叫也不出去。 “还差一个月我才退役,就是回不去。现在回来了,也只能看到一座孤坟了。”那天部队刚刚拉练完,他拿起手机,引入眼帘的第一条消息就是最好的朋友去世了。“以前那么好的一个人,马上毕业了,工作都谈好了,我五月份还跟他开玩笑,说回来带他嗨,没想到还是没等到。”谭云辉现在说起来,还是会不能自已地表现出惋惜。原来的哥们儿都说他变了,喝酒不拼命了,话也少了,问他两年咋样,他只说学会了知足,学会了珍惜生活。“生活这么好,就不要去挥霍时光,还有太多的人可能连时光都讨要不回来,与其挥霍,不如好好生活。”

  今年九月份,再次成为学生的谭云辉坐进了2016级职务犯罪侦查班的教室,他打印了六份学习资料,做了整整一厚本笔记,翻开他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地写着“讯问学要点”、“基本要求”等知识点,他开玩笑说再挂科就回老地方去。之后他又加入了学校的长跑队,周末抽时间去跑了重庆国际半程马拉松,从巴南区人民政府广场出发,跑到龙洲湾区行政中心广场,一刻不停。“要像阿甘一样不停地跑,不停地尝试。”

  “我从来不跟人家说当兵有多苦,一点儿都不苦,一点儿都不委屈。这是我的阅历,这段时光,无论是辛苦的还是开心的,都值得好好珍惜去回忆。只是过街时候看到一群人走在一起,我会觉得他们走的好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