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本科教育» 学生风采» 孟瑜:歌唱着的追梦者

孟瑜:歌唱着的追梦者

  刑侦网讯(记者邹林倩 吴佳霖 薛豪)研究生面试时,孟瑜趴在窗口,透着玻璃望着排在前面的考生一个接一个地出来,轮到她时已临近中午。定下心神,走入考场,她被问到的问题是如何认定持枪抢劫,待她回答完,只花了3、4分钟的时间。

  “我当时就感觉我凉了,”孟瑜打趣到,“当时心想着别人都是15分钟左右结束,我一定要再多说一点,然后我就补充了怎么认定枪支的问题。”面试结束之后,孟瑜慢慢走出考场,十月的广东,风中还夹着丝丝热意,四年的西政生活,欢笑与泪水共存,都在此刻落下了帷幕。

  我听见别人说警察坏话就很生气

  “我喜欢推理,这是为什么我要选择这个专业。”孟瑜喜欢看推理小说,对东野圭吾的作品如数家珍,《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陪她度过繁忙的高中。她喜欢清晰的逻辑,敏捷的思维,在高考填报时,她怀着一腔热血,毫不犹豫选择了刑侦,在校学习中,刑科专业独有的各种课程与实验令她着迷,她说:“我们的课真的很有趣。”

  “我喜欢警察,一直对警察有莫名的好感,听见关于警察负面的新闻和别人盲目地说警察坏话就很生气。” 她怀着对警察身份的强烈认同感,一直为着年少的梦追索,她回想起在实习期间在刑警大队的经历一直面带微笑,跟着干警去看守所提审,去派出所询问,去办案中心看人,“我喜欢那里。”当提及未来的规划时,她坦言,自己想成为一名公安,到一线去工作,但是因为性别的原因,这样的机会太渺茫,所以她选择先读研,使自己的未来有更多的可能。

  不知道为什么我寝室就这样约定俗成了

  孟瑜从去年二月份开始准备司考,此时她的室友们也各有目标,于是她们寝室就规定每天晚上11点睡觉,早上6点起床。当被问及寝室有没有规定违背这一约定的惩罚措施,孟瑜回答到,“没有,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寝室就都这样做了。”

  在这种不需要任何强制力的执行中,她们坚持了七个月。如同约定俗成那样,从考试周到司考、考研。去教室或图书馆自习,身边总有人相伴,即使是枯燥的司法考试复习,也不再难以忍受,甚至变得有趣。 “其实司考那个月我感觉自己诸事不顺,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有一种迷之自信。”孟瑜笑着说到。

  遵循着约定俗成的作息时间表,寝室,食堂,图书馆三点一线的奔波,风雨无阻,“我认为有学习时间与自律性的保证,才能到达你想去的地方。”她坦言到,每个人都心怀梦想,但只有努力过才不会留有遗憾。

  其实我觉得我的大学生活还可以更精彩

  在保证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学习时间后,孟瑜坚持1周4次,甚至一周6次的合唱训练。“我从4岁开始学唱歌,断断续续学到现在,唱歌也是一个难得坚持下来的爱好。”孟瑜把唱歌当做一件很快乐的,在学习之余调节自己的事情。加入院会、合唱团,参加校园十大歌手比赛,参加重庆市大学生艺术展,唱歌挤满了她的课余时间。问及唱歌对她的影响时,她说:“人没有办法一整天都保持高度集中注意力的学习状态,到了晚上就可以去合唱团放松一下,这样也可以更好的进入下一个阶段的学习。” 

  晚上邀约几个人去玩狼人杀,用理性与侦查的思维进行厮杀,与合唱团的队友闲聊,这些点滴的幸福让孟瑜的回忆中充满欢笑。“其实我觉得我的大学生活还不够丰富。”孟瑜遗憾的表示,但人的时间与精力都是有限的,有得必有失,如果你无法顾全所有,不如选择性的放弃,专注的做好现阶段更重要的事情。

  罗伯特说:“很难说什么是办不到的事情,因为昨天的梦想,可以是今天的希望,并且还可以成为明天的现实。”即使困难,即使单调,即使错过其他风景,孟瑜仍坚定不移地走在她的追梦路上。

孟瑜近照

孟瑜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