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本科教育» 学生风采» 郭雨清:不懈的耕耘者

郭雨清:不懈的耕耘者

  刑侦网讯(记者陆地 徐坤杉 鄢浩宇 郑洪涛) 四月的重庆,不似常态,没有过多的闷热,反而时常阴雨连绵。西政校园中,落叶铺满了道路的两旁,空气中氤氲着水汽,在路灯的映衬下显得潮湿而阴冷。采访约定在晚间,与郭雨清师兄的初次见面恰是他爽朗的笑容开场,给了我们些许的暖意。

  初入西政:直面失意,邂逅职侦

  “535分,这是我的高考分数,也是2014年西政在江西省理科提前批中的录取最低分。” 回忆起当年的情景,郭雨清的脸上还是会隐约浮现出些许遗憾与不甘。木已成舟,郭雨清也没有再多给自己伤感后悔的机会,抱着遗憾和感激,在刑侦学院开始了他四年的求学生涯。他说,“当时心里有一股劲,我必须得证明自己。”

  “法学界的黄埔军校,来了就一定要有收获。” 也许正是当初这个略带青涩却又韧劲十足的想法,促使他在入学伊始便努力学习、丝毫不敢松懈自己。也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职侦是个适合自己的专业。“我不是很善于表达,也不是很善于交际,但是在职务犯罪侦查这个正邪分明、对抗性强的职业中,我能清楚地感受到国家背后的使命,明白自己要做的事。”通过一个多学期对专业知识的深入学习,“侦检”这个词慢慢在他的心中有了分量。高考的失意不再,取而代之的是他对于职侦接下来的求学之路抱有的更多的期待和热情。“正如那句话说的,高考最大的魅力或许就在于它的阴差阳错,把不期而遇的变成喜欢的,然后为之努力”,郭雨清笑着说。

  求学时光:但行耕耘,不问收获

  “初入大学的时候我也很迷茫”,郭雨清说道。但当他领略过三教展墙上那些已经身为大法官和大检察官的校友,走过爬满青藤、静谧古朴的老校区,品味过“红岩”的革命和斗志后,渐渐对自己今后的路有了信念。“虽然挺有难度,但我还是想成为一名大检察官”,郭雨清说道。他认为,很多东西都是无法先验的,在无法判断未来好坏的情况下,确立目标、不断前行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他利用暑期的假期时间,随带队老师远赴公安部一级英模芦振龙的故里聊城开展社会实践,在当地宣传辨识假币的知识,手把手地教授当地群众如何辨别假币。同时,他们还慰问了公安部一级英模、刑侦94级校友芦振龙的家属,郭雨清说,“在同他们的交谈中,我明白了一家人培养出一个大学生的不容易,也明白了他们作为家属对于国家事业的支持。”实践结束后,郭雨清一行人的社会实践活动被《齐鲁晚报》报道。

  在广东省封开县人民检察院实习期间,他好奇于检察院询问室的设计和构造,抛开所谓“存在即合理”的想法,大胆结合之前在讯问学及侦查策略等课程中所掌握的知识,对之进行研究和摸索。在摸清了所有询问室内的设施设计的原理后他撰写了一篇论文,这篇论文在实习结束后被发表在省级刊物上。

  无用之用方为大用,郭雨清坦言,大学期间很多收获都是他之前未曾设想的,“努力虽然是没错的,但我从未因此预先设定一个好的结果”。

  临近毕业:本即是根,常怀感恩

  郭雨清在桌上比划着,说道,“曾经一个师兄和我们讲,我们对于大学的情感就像这个二次函数的曲线图,开始时你满心憧憬,渐渐到了高年级便开始抱怨学校的不足,当你真正要毕业离开时,你会发现你舍不得这里的同学、老师,甚至是一花一木。”

  曾今给自己启蒙的梁坤和茹士春老师,一块上自习、听讲座的学习小组,实习时同科室里热心负责的检察员“明哥”和“梅姐”,学院和老师对于自己保研中政给予的大力支持……郭雨清在跟我们谈及西政给予了他什么时,对于这一个个人和一件件事如数家珍,他感叹道,“我本科就读于西南政法大学,‘本’即是根,不管今后身在何处,我都感谢西政给予我的东西。”

  采访结束时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只剩下积水滴落的声音,空气中依然凝聚着阴冷的气息,但相比于来时的清冷,此时的感觉更多是清爽和释然。矗立在两旁的路灯似乎要更亮一些了,我们止住师兄送行的步伐,向来时的路走去。

郭雨清近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