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科研工作» 学术讲座» 金开名家讲坛——日本法医死因调查制度及相关法律问题

金开名家讲坛——日本法医死因调查制度及相关法律问题

  刑侦网讯 (记者 张雨嫣 王辉 刘晓琳 闫一鸣)目前我国正逐步完善“公民非正常死亡法医鉴定管理制度”,在这一大背景下如何借鉴和学习其它国家相对成熟的相关法律制度有着非常重要的法律意义。因此,11月22日晚,日本福冈大学医学部法医学教授久保真一做客“金开名家讲坛”,在毓才楼三楼学术报告厅开展了“日本法医死因调查制度及相关法律问题”讲座。讲座由贾治辉教授主持,刘梅湘教授、唐泽英、马智华、倪春乐副教授以及吕宙博士受邀参加。

  谈及法律,就必须探讨一国法律在历史上的形成背景。“各国法律因国家自身的基础理念不同而不同”,久保真一先生表示,日本作为一个在非自然死亡死因调查方面有着完善法律制度和相关的实践基础的国家,在1868年推行明治维新之后,日本的法医学研究主要是向德国学习,因此其源于德国。而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日本被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司令部统治长达十年时间,这也使日本的法医学制度引入了美国的监察医务院制度。历史发展的过程确定了日本死因调查制度有着以欧洲大陆法系为基础,融合了英美法系行为方式的特点。

  在简要介绍了日本法医学研究的历史背景和主要特点后,久保真一教授结合当下日本关于尸体检验的法律,介绍了日本司法解剖与行政解剖的法律依据、主要目的和既定程序。司法解剖以刑法与刑事诉讼法为依据,主要针对非自然死亡,其目的在于用解剖的方法促进犯罪侦查工作的进行。至于非自然死亡死因调查的既定程序,在进行司法程序的尸体解剖时,鉴定人需要具有警察署长出示的鉴定嘱托署和裁判官出示的鉴定处分许可状,两者缺一不可。行政解剖则以医疗护理综合法、尸体解剖保存法、死因身份调查法等相关法律为依据,但在实践工作中并没有很大的价值。

   “目前日本法医死因调查面临最严峻的问题就是社会人口老龄化。”久保真一教授通过一组日本人口预测图为我们讲解了当下日本法医学制度研究的问题。预测图表显示,2030年日本每年死亡人数可能上升至160万,其中非正常死亡人数更是有可能达到60万。“住宅医疗”、“高龄社会”、“死因究明”将会成为日本法医学研究面临的主要问题。随着日本社会老龄化加剧,财政支出中医疗费用支出占比会逐年增加,日本社会正逐渐向“多死社会”发展。2030危机将导致非正常死亡领域研究人员紧缺、警察数量严重不足以及财政支出不足等严重问题。

  在谈及改革相关制度使之适应日本社会发展趋势时,久保真一教授提出了“医疗介护综合”这一概念。即改变往日只有法医学教授和副教授才具有解剖资格这一规定,让临床医生参与到死因检测,同时采取医生加警察的调查模式,从而缓解当下相关领域人手不足的情况。“社会形式发生变化,制度也要改变。”制度需要随着社会发展而变更。然而如何在法律上更好的制定、运用、推进新的死因调查制度是新形势下的日本所要面临和迄待解决的问题。

  在学生提问环节,久保真一教授以自己在日剧《非自然死亡》与《亡者之声》里担任法医学指导的经历,回答了学生提出的法医学不被大众所理解的问题,同时也表示自己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来促进新的死因研究制度的改革。刘梅湘教授就老年人口逐渐增长的中国面临的问题作了启发性的点评。随后,倪春乐副教授以及吕宙博士也结合我国当下的法医学研究现状对讲座做出了精彩的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