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媒体聚焦» 新华社记者采访我院何恬教授对于《新精神病法》出台的看法

新华社记者采访我院何恬教授对于《新精神病法》出台的看法

 

      日前,《精神卫生法》正式出台。我院何恬教授介绍新华社记者采访,发表相关看法,给予点评。

     采访报道――引用来源http://roll.sohu.com/20121026/n355809371.shtml

 

 

 

                                                                          精神卫生法通过:被精神病能否杜绝?

                                                                                    新华社


  新华社北京10月26日专电(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张琴)经历了27年之久,全国人大常委会26日表决通过了《精神卫生法》,该法将于2013年5月1日起正式施行。我国已有一亿多各类精神疾病患者,近年来“被精神病”典型案例也引发巨大舆论争议,《精神卫生法》由此备受关注。
  “自愿原则”能否杜绝“被精神病”?财产安全如何保障?“有病”由谁说了算?真正的患者是否病有所医?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解析《精神卫生法》的焦点问题,权威专家进行点评。
  【焦点一】“自愿原则”能否杜绝“被精神病”?
  (新闻要点)近年来,“被精神病”的典型人物与案例不断涌现,其中因不满单位、政府等“维稳式被精神病”的案例更是激起了舆论的强烈关注与讨论。
  河南农民徐林东在精神病院6年半时间里被捆绑48次、电击54次,当地政府调查表明相关证明系伪造;湖北干部郭元荣因检举揭发单位领导,被作为精神病强制治疗五年多;湖北工人徐武因与单位打官司,在被强制接受精神病治疗四年多后逃走,8天后被抓再次进入精神病院,上演真实版的“飞越疯人院”……
  (相关规定)精神障碍的住院治疗实行自愿原则。自愿住院治疗的精神障碍患者可以随时要求出院,医疗机构应当同意。
  (专家评析)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法学院院长马怀德说,在“强制收治”中补充“自愿原则”,确定了界限的划清,至少可以大幅减少“被精神病”的可能性,但法律的制定与实施肯定有差距,关键是要出台操作性的实施办法和实施条例。
  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全国司法行政文书研究会常务副会长韦锋指出,“自愿原则”这个表达很含混,为现实中不规范的做法提供了空间。如果是本人的意愿,精神障碍患者在法律上是无行为能力人或限制行为能力人,其自我意愿表达是否清楚?如果是亲属意愿,则又容易发生亲属“绑架”本人意愿的情况。
  【焦点二】财产安全如何保障?
  (新闻要点)在引发关注的众多典型案例中,有一部分“被精神病”者是由其家人因为财产纠纷等家庭事务和经济原因被强制送到精神病院的,导致这些人遭受了巨大的财产损失和精神伤害。
  江苏朱金红因与母亲发生房产纠纷,被家人“绑架”后送到精神病院治疗半年;福建金店老板陈国明被妻子迷昏后强制送入精神病院,价值数百万元的股票和珠宝黄金被一卷而空;广东省鞋材行业协会常务副会长、皮革大王王敏因为家庭财产纠纷,被亲弟弟送到温州精神病医院……
  (相关规定)精神障碍患者的人格尊严、人身和财产安全不容侵犯。精神障碍患者的教育、劳动、医疗以及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等方面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
  (专家评析)马怀德说,保护公民财产安全受宪法保护,关键所在还是精神障碍患者的界定,只要不“被精神病”,财产安全自然有保障。
  【焦点三】“有病”由谁说了算?
  (新闻要点)广东护士郭俊梅因医院奖金发放问题向信访办投诉,被医院鉴定为精神病并强制治疗。上海市卫生局8月发布“排查疑似精神病患者调查”的消息,因过于宽泛、模糊的衡量标准而备受争议。是不是“精神病”究竟由谁说了算?
  (相关规定)精神障碍患者或者其监护人、近亲属认为行政机关、医疗机构或者其他有关单位和个人违反本法规定侵害患者合法权益的,可以依法提起诉讼。
  (专家评析)马怀德指出,这是问题的核心和关键所在。如入院前的诊断鉴定,必须出台程序性规定和办法,不能由一方单独做出,要有严格的认定程序和相互制约的机制,以及出错的责任追溯制度。此外,救济的途径有申诉和诉讼多种方式,但这需要细则解释,比如是民事诉讼还是行政诉讼?几日内提出、主管部门几日内回复、是否复议?现有法律体系中,只有民事诉讼法能与之结合,但客观上又很难实现,因为被鉴定为精神障碍患者的人是无行为能力或限制行为能力人,不能向法院提起诉讼。
  韦锋认为,认定机构的主体需要有明确授权,应该从目前的医院鉴定改为司法鉴定与医学鉴定相结合,从医学层面提高到法律层面。
  西南政法大学教授、重庆市司法局精神医学咨询专家组成员何恬教授建议,司法鉴定程序耗时长,对一些有危害性的精神障碍患者不适用。在美国,每个精神病院都设有精神卫生法庭,由法院派驻一名法官,由非本精神病院派驻两名医务工作者,其中包括一位执照医师,他们共同判断患者是否入院治疗。而且,精神卫生法庭每个月都会重新审理,确定患者是否需要继续住院治疗。“这就从程序上根本性解决了"有病由谁说了算",也就规避了"被精神病"等现象的发生。”
  焦点四】患者是否病有所医?
  (新闻要点)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精神卫生中心2009年公布的数据,我国各类精神疾病患者人数已经超过一亿,其中重性精神病患人数已超过1600万,急需接受妥善治疗。“被精神病”者毕竟是少数,如何让真正的精神病患者病有所医更加值得关注。江西少年讨钱不成挥刀弑母、广州男青年因药难吃砍死父亲……重症精神病患者没有收治治疗导致的悲剧频发。
  (相关规定)诊断结论、病情评估表明,就诊者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并已经发生危害他人安全的行为,或者有危害他人安全的危险的,应当对其实施住院治疗。其监护人应当同意对患者实施住院治疗。
  (专家评析)马怀德说,对可能危害自身和他人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实行“强制收治”是必须的,因为其损害自我和他人生命和健康的风险很大,如果也“自愿”就会威胁社会。但是,前提是这些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是通过严格、合法程序界定的,不能从“被精神病”到“被严重精神病”。
  何恬表示,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社会危害很大,必须“强制收治”。此外,要加强各地治疗机构的建设和完善,确保患者病有所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