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在: 首页 科研工作 学术讲座

管光承教授谈“第四届全国侦查学术研讨会”

  主讲人:管光承

  讲座时间:2004年11月18日

  讲座地点:3109教室

 

  “第四届全国侦查学术研讨会暨侦查系主任论坛”于2004年10月23日至25日在北京大学法学院举行。北京大学原党委书记王学珍、公安部刑侦局局长杜航伟、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局长马海滨副局长、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陈兴良教授等出席开幕式并讲话。来自北京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人民公安大学、西南政法大学、华东政法大学以及全国其他公安政法院校的侦查系主任、专家和学者参加了这次研讨会。

  随着我国民主与法制的日益健全,对刑事诉讼制度进行改革也已经纳入议事日程。在这种形势下,“第四届侦查学术研讨会暨侦查系主任论坛”以“侦查中的人权与效率”为本次会议的主题,围绕侦查理论、方法、制度与效率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代表们主要围绕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

   一、侦查中的人权保障

  关于侦查中的人权保障问题的探讨,代表们主要有两种不同的意见。一方面,少数学者认为我国的刑事诉讼制度给予犯罪嫌疑人的权利还不够,应尽快引进西方国家的“沉默权”;为限制警察和司法人员的“权力” 滥用,应扩大律师在侦查阶段的权限,主要有在场权、阅卷权、秘密会见权、调查取证权等;同时还提出要建立并完善律师值班制度、不允许变更讯问的时间和地点等。此外,还有代表提出了控制侦查权、加强人权保障的一些具体设想:如针对目前强制侦查行为和措施司法控制弱的情况,在现阶段还无法实行司法审查制度的前提下,应设置强制侦查行为和措施的司法救济制度;针对“口供中心主义”的侦查模式,应主张“在羁押情况下获取的口供没有合法性”;将实际工作中的“侦查中心主义”转变为“审判中心主义”;加强和完善对一些具有争议性的侦查行为如“警察圈套”等的证据排除规则;对刑事侦查实行宪法控制等。然而,大多数代表认为虽然以上观点具有理论上的合理性,但对于我国这样一个具有13亿人口的大国,犯罪的绝对数巨大和缉捕率不高的现实,这样做的结果只能使放纵犯罪分子,使大量的刑事案件不能破获,大量的侦查资源浪费流失,大量的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对于受害人一方,正义得不到伸张,经济上的损失得不到补偿。

   二、影响侦查效率的各因素

  根据2004年公安部公布的数据,目前我国刑事案件的破案率仅在30%左右。针对刑事案件破案率低的现状,代表们提出了影响侦查效率的各种因素,主要有以下几点:1、侦查体制是影响侦查效率的首要障碍。侦查体制的设置如检察院与公安机关办案分立,刑警队与派出所办案分立,公安机关内部的分工繁琐等都直接影响侦查的效率;2、侦查活动的科学技术含量低。改革开放后我国刑事案件表现出犯罪信息量大、隐蔽性强、变化快的突出特点,但由于科技含量低,造成信息不灵,致使案件侦破进程缓慢,贻误战机;3、侦查人员素质不高。我国的侦查人员一是社会交往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不强,二是身体素质和体能不强,三是法律素养不足。4、警力严重不足。全国现共有16万刑警,但真正在一线战斗的不足10万人,平均下来每个刑警一年要办理几十甚至上百个案件。如此大的工作压力,刑侦民警必然疲于应付,侦查效率不可能高;5、刑嫌控制、阵地控制和犯罪情报资料建设等刑侦部门的三大基础工作差;6、刑侦协作不够完善;7、群众路线贯彻不力等。

   三、侦查权下的隐私权保障

  本次研讨会上代表们对侦查权与隐私权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部分代表认为我国目前面临的情况是对隐私权保护意识的缺失,在侦查领域则表现得尤其明显。随着各种技术侦查手段、秘密侦查手段的运用,犯罪嫌疑人的隐私权得不到合理的保障。 然而,部分代表对上述观点持反对意见。他们认为,侦查权的行使必然导致侵犯犯罪嫌疑人的隐私权,加强隐私权的保障必然会降低侦查工作的效率。比如,对犯罪嫌疑人进行人身搜查,这就是一种侵犯隐私权的侦查行为。但是,公安机关不能因为要保障隐私权而放弃这种侦查工作中必不可少的基本措施。另有部分代表站在比较中立的立场,他们认为:在刑事诉讼活动中,侦查权的行使与隐私权的保障的确是矛盾对立的,既不能丢弃侦查权的基本目的而追求纯粹的隐私权保障,也不能不顾公民的隐私权而任意行使侦查权。因此,比较合理的方法就是在正常行使侦查权的基础上加强隐私权的保障,这样既不影响侦查效率,也保障了人权。当然,这是一种很理想化的观点,实施起来也很困难。代表们认为,在现阶段,解决侦查权下的隐私权保障问题应采取逐步的、渐进的方式;限制侦查权、加强隐私权保护应立足本土,在借鉴国外相关制度的同时,充分考虑我国刑侦工作的现状,不能一味地学习国外。

   四、“命案必破”的消极意义

  “命案必破”这一口号是武汉市公安局在2001年首先提出来的,很快得到了湖北省公安厅的肯定,并在湖北全省公安机关进行推广。代表们认为,“命案必破”这一提法是不科学的,其消极意义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首先,它违背了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其次,它可能导致违法办案。为了完成这一“硬指标”,容易导致公安机关为了破案而违法办案、侵犯犯罪嫌疑人合法权益,甚至引发冤假错案的出现;最后,可能引发弄虚作假的现象。一些公安机关可能会为了完成指标而隐报未破案件。因此,代表们一致认为应尽快摒弃“命案必破”的提法,而代之以新的科学的提法。

  五、警察的人权保护

  在这次研讨会上,有不少代表提出了关于刑事司法活动中警察的人权保护问题。对于这个问题,代表们的观点基本一致,即认为警察的职业身份理应受到国家、法律和社会的保护。对于警察侵权的个别行为,要进行实事求是的分析和评判,不能因此而抹煞绝大多数民警兢兢业业地工作;同时,在社会治安不好、恶性刑事案件不断上升的今天,更应该加强刑事司法活动中警察人权的保护,只有警察人权得到有效保护,才有可能为公民的权利保护提供前提和保障。因此,现实生活中人民警察的生命权、健康权、人格权等最基本人权的保护亟待加强。

  这次研讨会学术气氛浓厚,具有广泛、深入、务实、前沿的特点。代表们各抒己见、畅所欲言,达到了交流沟通、开阔视野、深入研究的目的。


版权所有:西南政法大学刑事侦查学院

电话:023-67258452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宝圣大道301号

邮编:401120